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武汉离婚律师 > 律师文集 > 亲子鉴定>正文
分享到:0

  本市亲子鉴定数量逐年增长   市民有需求可随时委托鉴定     离婚多年的杨女士有一对17岁的双胞胎儿子,长得不太像。在本市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的亲子鉴定,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对双胞胎兄弟中竟只有一个是杨女士与前夫的孩子。这是2000年成立的天津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做的几百例亲子鉴定中结果最令人意外的一例。  目前,天津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是天津市唯一一家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机构。天津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成立至今已有8年多时间了,最初只是国家司法部下设的一个机构,主要做“法医临床鉴定”,即为法院提供证据,为民事审判服务。从2005年开始,国家司法部面向社会服务,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开始接受普通市民的亲子鉴定委托,今年年初至今,鉴定中心已做了130多例亲子鉴定,其中90%是接受市民委托的。亲子鉴定在本市逐渐走向“市民化”。  记者 韩爱青 摄影记者 齐琦  现状  疑心促使去鉴定  90%为亲生子女  井连平教授是本市医科大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的负责人,从2000年中心成立之初,他就是其中一员,对整个天津亲子鉴定的现状较为熟悉。该中心是天津唯一一家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机构,现有法医13人,利用最先进的基因分析仪,对委托者的信息绝对保密。  据井教授介绍,来做亲子鉴定的约有五类。一是丈夫怀疑妻子出轨,怀疑子女不是亲生的,这种大概要占到鉴定总数的60%。二是诉讼案子,涉及财产分割,由法院和律师委托中心做鉴定。三是出国定居,有的国家需要亲子鉴定证明。四是因故或超生没有户口的孩子,在涉及上户口时需要证明。五是跨区高考时,需要证明亲缘关系。  “现在委托该中心做亲子鉴定的人越来越多,主要原因是人们法律意识增强,生活水平提高了。”井教授说,做亲子鉴定的人群主要是一些学历、职业、收入和家境并不太好,年龄在20多岁的年轻人,孩子年龄在3个月到两岁之间。“这些人中,大多是丈夫怀疑孩子不是亲生的。甚至还有一些人希望在孕期做亲子鉴定,对于这样的委托,除了受法院和公安部门委托,一般中心都不会答应做。孕期做亲子鉴定要抽羊水,对怀孕早期的孕妇有一定的风险,出于道德考虑,我们不接受孕期亲子鉴定的要求。”  从鉴定的结果看,人们的疑心病有些重。井教授说,来做亲子鉴定的,最后证明90%都是亲缘关系,而人们选择来做亲子鉴定主要是疑心太重,这些人都有心理障碍,必须通过鉴定才能安心,有些人甚至质疑最终的鉴定结果。“曾有个老人与妻子关系不好,吵了一辈子,一直怀疑四个子女不是亲生的,他的子女都是医生,思想开通,为了让父亲安心,一起来做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四个孩子都是他亲生的。”  社会上,曾一度有人对“亲子鉴定”有过怀疑,认为会给家庭生活带来副作用。对此,井教授很不认同。“其实,亲子鉴定可以解决心理、法律和社会诸多问题。”对于自己所做的亲子鉴定工作,井教授很有成就感。他说:“亲子鉴定能为有需要的人服务,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  案例  奇特亲子鉴定  折射社会问题  40岁的杨女士早年离异,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生活。孩子们小的时候,就经常有亲友和邻居说两个孩子长得不像,但杨女士不以为然。儿子们17岁时,杨女士要出国,得把孩子们托付给前夫照看,于是,她带着孩子来到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医生发现其中只有一个孩子是她和前夫的,另外一个不是。杨女士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她要求中心一定保密,她说自己要把这张纸藏在箱底,到快死的那天再告诉孩子们。但第二天,她又给中心打来电话,解释自己遭遇过强奸。“这样的几率太小了,一个女人只有在三天内与两个以上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才会出现如此特殊的情况。”井连平教授说道,还有一位年轻的丈夫,一直怀疑妻子出轨,但又没掌握到实质的证据,看着自己5岁的儿子,怎么看怎么不像自己的亲生儿子,夫妻之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亲子鉴定的结果表明他们确实是父子关系,丈夫很高兴,但妻子却坚决提出离婚。因为,她认为这种怀疑是丈夫对自己人格上的侮辱,双方不可能再继续生活。井教授说,还有一个例子,鉴定结果证明了父子的亲缘关系,可父亲始终不肯相信,认为鉴定结果不准确。  “每次的鉴定其实都能反映出一个社会问题,亲子鉴定其实是社会的折射。”井教授说道。  揭 秘  鉴定过程需一周 全部费用3300元  目前,该中心的亲子鉴定费仅为3300元。亲子鉴定主要是抽取血液做基因多肽性分析,一般为期一周。如果委托人急需结果,法医加班加点也得三天出结果。一般来说,子女的遗传基因中是父母各占一半,要比较16到24各基因位点,孩子与父母要全部吻合才算是亲生,有一个基因点位不同为可疑,需要反复检测,要是每次都有一个基因点位不同,那可以判定不是亲生,要是两个不同那就肯定不是亲缘关系。井教授说,“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孩子的基因发生了突变。”  一般采用血液鉴定 因样本便于保存  在一些香港电视剧里,警察为了查案经常想办法拿到疑犯的毛发或唾液样本提取DNA。  事实上,这样的方法一般不被采纳。“毛发必须要有发根才能做鉴定,且没法保留样本。我们按国家规定要为委托人保留血液样本,毛发和口腔黏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不过,在这方面也有例外,一对来自四川的男子在天津遇到车祸身亡,他与一女子结婚,并育有两个子女,但没办结婚证,在索赔时需要证明两个孩子与死者的亲缘关系。死者衣服上没有血迹,只能从肌肉块儿上提取DNA测试。”  一方也能做亲子鉴定 但会增加难度  井教授说,现在本市亲子鉴定真正走向了“平民化”,任何人有需要都可委托中心进行鉴定。正因为想要鉴定的人多了,越来越普及,委托人只要提供身份证,并现场留下与孩子的照片,就可以做鉴定。另外,如果不想亲自来到医院,只要将鉴定双方的“血迹”送来,也可以进行鉴定。很多人不想让配偶和孩子知道自己有鉴定的想法,曾经电话咨询,但最后都没有来。如果妻子不配合,只靠丈夫一方也可鉴定,但需要比对的基因位点就得多出8个,给鉴定带来一定的难度。  井教授说,现实中经常会遇到一些情况,比如男方去世,非配偶的女子带孩子来分遗产。这时候,如果男方没有留下“血迹”,那么就要靠其他直系亲属来帮忙做鉴定,但除非法院下达通知,他们才会配合做亲子鉴定。(津报网--城市快报)